Sirtea 茶翁

This is my journal: It records my thoughts, my cares, my struggles, my achievement and failure, my observation of life and nature, internet circulation、treasures、or recycled junks I found, ... . If you stumbled upon this blog by accident or on purpose, I welcome you. Thank you for your visit and comments. Hurry back!
這裡紀錄著我的生活點滴:我在想些什麼, 做那些事, 關心何事, 我的得與失, 我對人與自然觀察所得, 網路資訊、撿到寳貝、或是古物回收,... 。如果您是專程特地來訪或是無意中路過, 我誠心歡迎您。多謝您來訪及留言指教。請再來噢!

Tuesday, June 21, 2011

Remember Fire Island 火燒島回憶

Remember Taiwan Fire Island (now Green Island) political prisoners.

台灣火燒島(綠島)六十年 昔日受難家屬意難忘

video
(YouTube video)

【新唐人亞太台2011年5月10日訊】六十年前,當時台灣的綠島被稱為火燒島,許多政治受難家屬,都經歷過這白色的恐怖時期,直到1990年5月5日後,綠島不再關押罪­犯,逐漸成為觀光景點。而今年也是綠島人權文化園區,邁入第10年,文建會也將特別邀請,60位政治受難者暨家屬,重返綠島人權文化園區。

大提琴家 歐陽慧儒:「一直到解嚴之後,我爸才比較敢跟我們說甚麼,那個時候大概已經是,我高中的時候。」

沉重的旋律,淡淡的哀愁,大提琴家歐陽慧儒,用琴聲來回溯到1950年,他的父母因為反對政戰制度進入校園,分別被判刑10到12年,也因此讓他感受到自由的可貴。

大提琴家 歐陽慧儒:「大家自由慣了,大家不會珍惜,實際上這是很多前輩的努力,所以其實是要不斷提醒,跟教育我們下一代,這個如果不去做,其實到最後就沒了,沒有這段歷史。」

畫家 歐陽文:「鐵砲百合,那個時候很多,現在都沒有了。」

曾經在綠島服刑十二年的畫家歐陽文,透過他的雙眼,描繪出昔日的火燒島,如今,高齡八十八歲的他,對那段日子還有哪些印象。

畫家 歐陽文:「印象很深的沒有,在那裡大部份都是差不多,在那裡給人家關的時候,心情很不好,在那裡關了十幾年,心情很不好,其他都沒有感覺了。」

報社發行人 廖天欣:「跟外國的朋友寫信,當然要寫1949年,不可能寫民國,民國外國朋友怎麼知道,這個就是我全部的罪名。」

另一位83歲的廖天欣,是第一批被冠上政治犯罪名,1963年8月,才被釋放出獄。

報社發行人 廖天欣:「我說,不是啊我們是同學而已,學校的同學,我們是同事而已,我們做生意的關係,就這樣交換名片,你就這樣逮捕我們。」

看著六十年前的照片,回憶起當時政治受難的朋友,一起經歷過這段白色恐怖時期,直到1990年5月5日後,綠島不再關押罪犯,逐漸成為觀光景點,而他們的故事,似乎也隨著­歲月,刻畫在回憶中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